一度沉迷於她繾綣旖旎的溫柔鄉.

請先看置頂~~

所有作品不授權轉載快手抖音
有事小窗掐我 鴨
就這樣~

大半夜抽風哈哈哈哈哈哈哈
p1p2表情包自取hhhh這個妝hhhhhhhhhh
對不起我真的失智了hhhhhhhhhhhhhhhhh
p3給自己的超·敷衍生賀,64歲生日快樂!【滑稽】

性感(?)老約在線灌紅酒
伊索兒一口醉於是表白(??)
短漫小甜餅~~
還是崩的厲害的比例鴨
又是迷一樣的指繪出來的沒有邏輯的不知道什麼東西

高亮!300fo福利!

佔tag致歉。

跟上次的差不多啦不過,不過這次是點畫(只限於攝殮另外兩對我真不會畫..)畫風、是否上色、梗都由你們決定。另外有空還會畫張賀圖

評論區走起~~

我盡量不咕..上次那篇都還沒趕出來(挨打)上色和線稿我努力努力!〒▽〒

我又滾來混更了,自從新建合集好喜歡混更。

有點好奇為什麼我隨便畫的東西熱度比我認真畫的還要高,再說我大概是主畫畫為什麼寫文熱度都比畫還要高..(雖然總共也沒多少)有點難過。

以前每次打開老福特都特別期待,現在畫完畫過一段時間一打開什都沒...我知道我畫的不好但我也會努力的(真香)

話說有人要看條漫嗎我好久沒更了(卑微)

滾去寫作業了——

「來,幫我梳頭髮。亂了。」

p1是被我毀了的血影..線稿勉強過眼上色什麼的太佈星了但是這個男人我太星了鵝鵝鵝

p2速摸伊索拋媚眼(劃掉)小星星

我一定會好好練習上色!(真香)

初始約x幼化初始卡
老約三年起步三年起步三年起步啊喂!
p3是縭生本縭了鴨鴨鴨
真的只是想畫個袍子..看著好奇怪但不想改了,讓我們——讓我們假裝它是個袍子(挨打)
所以有了p2。抱圖建議抱p2鵝p1太奇怪了。
日常比例不對。(淦水印wsm給我整的像縭牛……?)
康康我這上色一看就知道很認真很用心(塗到後面打瞌睡亂塗一波..)

【庄园三受】手拉手,三受一起走(5)

▽摄殓/杰佣/黄占

▽是三受们的沙雕日常~

▽剧情路线主沙雕,ooc严重,注意避雷哦

▽每章字数不定,时长时短

▽期待评论√

▽(剧透)摄殓甜甜糖~

 

 

 

平和美好,艾玛花圃内的玫瑰花开了。今天的早晨是红玫瑰味儿的。

 

花香衬着这宁静祥和的一方静谧天地。

 

如此和谐,如此令人陶醉的安静——

 

然后就被伊莱哒哒哒哒哒的跑步声打破了。(短腿柯基?伊莱:wqnmd)

 

“伊索伊索!”伊莱激动地叩(拍打)约瑟夫的房门,房间内的他被门外着大清早无礼的声音吵醒了。法国绅士低头看看怀中依旧熟睡的人儿,俯首轻轻一吻,松开手预备起身,伊索似乎察觉了什么,懵懵懂懂抱紧约瑟夫往他怀里钻了钻,依然阖着眼睑,声音糯糯的,“别走...”

 

约瑟夫忍不住抬手在他柔软灰发上揉了几揉,更搂紧了伊索,“马上就回来,嗯?”

 

“嗯....”伊索答着梦话,这才缓缓撒开手。“乖孩子。”约瑟夫的湛蓝眸子透露出满足神情。

 

“叩叩叩...”门外又开始催了,约瑟夫才下来过去将门打开。

 

“伊索我跟你——哎,约瑟夫先生??抱歉打扰了我找伊索有急事诶诶..”伊莱略带歉意勾唇向对方笑笑,两手攥紧了描有缪斯印记的米白色信件,踮起脚尖往被约瑟夫挡着的门内张望。

 

约瑟夫被伊莱这一举动逗得笑了笑,侧首温和地望望床上裹紧被子的爱人,颇有些无奈,“恐怕现在不行,伊索还在睡着。有什么事,我帮你传传?”

 

“……ummm也行。”伊莱点点脑袋,将手中的信件交给约瑟夫,语调还是那般激动得发颤,“这封信务必拿给他!你们俩一起看也可以!麻烦了!!”语毕便高高兴兴地哒哒哒哒哒往哈斯塔房间去了。(伊莱:我不是柯基我只是……!!跑步像柯基!……等等哪里不对??)

 

约瑟夫回房将门小心关上,避免发出声响,然后走回床边坐下,顺便将一缕垂下而挡住视线的奶白色发丝撩至耳根后。他没有拆封,将这封信件翻着看了看。信封的边角硌得约瑟夫手心不舒服,一看,才发现他俩都没注意这信角被激动到炸的伊莱攥皱边了。

 

信中什么内容让平日矜持(因为约瑟夫很少看到伊莱沙雕ooc)的伊莱如此兴奋?(敬请期待下一集——广告之后,马上回来(挨打))约瑟夫更加好奇了,但他还是将信放在床头柜上,决定等到自己小先生醒来再说。

 

房间的纯白窗帘被窗外阳光染成米白色,带点儿红,带点儿橙,不禁让人想到色块天衣无缝相交的水彩画。树影婆娑,映于帘上,光圈将平淡无奇的帘子精心点缀,使人联想夜间繁星点点,微弱星光凝聚。——自然界,最好的艺术家。

 

这一番景象竟让约瑟夫着迷,以至于连身后迷迷糊糊睁开眼的伊索翻身的声响都未察觉。伊索揉揉还有些倦意的双眼,凑过去,伸出双手,从约瑟夫脖颈间抱住,微红面颊深深埋入颈窝内。

 

“先生,早安啊。”伊索满足阖上眼眸,周围全是自家先生身上的好闻气息。

 

“嗯?醒啦。”约瑟夫转身将伊索抱住,忽然将他压倒在床,“早安~”,语毕,约瑟夫将伊索一条腿抬起,装腔作势要(自动打码)。

 

伊索一惊,立即红了脸,“!!不要!”

 

约瑟夫却变本加厉更加放肆地凑近,小心翼翼地嗅着伊索颈侧,爱人身上的香味儿令他十二分满意。趁伊索侧首配合时,在床上就没有过绅士作风的约瑟夫在伊索大/腿/内/侧/嫩/肉处轻轻捏了一把,伊索全身一抖,低低发出一声惊/喘。

 

“约瑟夫..先生...这、大早上的。”伊索说不下去了,颊侧已经红得快要滴血,他一把扯过一旁的被子,立刻裹住缩成一团自己。

 

“……嗯??怎么了伊索,umm生气了吗?”约瑟夫轻轻拍了拍鼓起的被子。

 

“...对!”透过被子的声音闷闷的,也成功掩住羞得快不行的伊索。

 

约瑟夫:凉凉!老婆生气了!!(是害羞了)

 

他也拿这窝在被子里头的小家伙没办法,无奈却又愉悦地勾了嘴角,绕过床角拿起那封米白色的信件,半蹲下在床边轻轻拉起被子一角,却正好对上伊索通红通红的脸颊。果不其然,伊索将被子扯下继续挡着了。

 

“伊索,伊索?”

 

被子里的人不应。

 

“给你看样东西。”

 

被子里的人还是不应。

 

“伊莱托我给你的啊,真的不看吗?”

 

对方这才慢慢从被子里出来,侧首试图不让约瑟夫看到脸。约瑟夫起身将信给了伊索,又一手搂着他腰侧,紧挨伊索坐在床上,伊索刚平复些的脸又烫了起来,赶忙微低下头。

 

紧张到不断发抖的手动作缓慢而不利索,伊索感觉过了半个世纪才拆完这封信。他暗叹自己没出息,明明是自己爱人,还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容易害羞。

 

约瑟夫伸出手,白皙修长的两指探进信封内轻轻一夹,夹出那纯白不混杂色的高级信纸,给了伊索。伊索从上到下大至过了一遍,表情逐渐愉快,害羞什么的早已抛之脑后。

 

因为不是自己的信,约瑟夫出于礼貌没有看内容,而是直接转入下方署名,是秀丽的字体。

 

「您梦中的旅人,夜莺女士」

 

“是夜莺小姐的信..游戏方面调整吗?”约瑟夫揉揉伊索脑袋。“嗯,我们可以进BJ了!”伊索阖眸露出温和的笑容。

 

“真的?!”约瑟夫显然激动了。

 

“嗯!”

 

“太好了!他们快乐终于带上我了——还有我的小先生。”于是一些白卷毛又把他老婆摁床上了。

 

“白天..白天不要..”伊索推了推约瑟夫,却毫无用处,

 

“白天不行不行真的不行有游戏…晚上,晚上...”

 

“晚上什么?”

 

“晚上可以..”

 

“可以什么?”

 

“唔、晚上可以做.....不等等我——”

 

伊索还没说完便被约瑟夫温热双唇柔和堵住,浅吻一毕,约瑟夫露出了坏笑,“伊索说的哦,今晚我们就做。”闪烁着似帘上星点光圈的蓝眸,宠溺地要溢出温柔来。

 

“那...那...好.....”伊索勾了勾唇放弃挣扎,甚至还有点期待。

 

另一边的伊莱高高兴兴找完哈斯塔一顿亲(??)然后又转身去了奈布房间。房门倒是没关,他想着都这么老熟了门也开着就不敲门,便推门而入。杰克倒是不在房间,伊莱只看到躺在床上的奈布。

 

奈布裹着的被子下屈身抱着自己,闭着眼,在哭。

 

 

TBC——

 

————————

咕了好久我终于想起来了www

放心下篇没有刀奈布哭是很简单的理由

这章摄殓写的比较(特别)多

【攝殮】(R)

我還就不信邪了我kiao我(口吐芬芳)

老地方評論區

把我那段話複製下來粘貼到網頁或者石墨文檔把文字,除了英文和符號和數字外的文字,刪掉就可以了


再屏暗鯊名單準備好了


【摄殓】“收藏品”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催眠医师】x伊索·卡尔【罗夏医师】

▽双医师医患组。ooc有,大概是特别特别甜的那种甜文(划掉)血腥刀,慎入

▽故事剧情不清不楚ummm...

 

 

Prologue.

松手,酒杯迸裂。

 

破碎声响环绕。尖利碎片带着狰狞血液的迷人,划破杯中溅出未饮尽红酒与冷暗气流的缠绵交织,共跳一曲交转跌落式舞蹈而后拥抱阴冷潮湿的地板。酒滴犹如沾雨枯叶急坠打落至血迹斑斑的地面,叠合血迹归于静。破碎酒杯再度碎裂,重覆旧路,直至无力狂欢,只留四壁悠悠回荡交合的玻璃碎声。

 

一切圆满而美好,予空洞填满似一颗生命停息般的静谧。

 

破碎的,酒杯。

 

起伏的,呼吸。

 

褪色的,血迹。

 

跳动的,心。

 

 

Part 1.

白沙街疯人院,众所周知——一个关押疯子,充斥鬼哭狼嚎的恐怖地方。毕竟是疯人院,病人们的发疯方式固然千奇百怪层出不穷。但可怕令人差异的是,偶尔可以发现院长和医师们的行踪与表现更为怪异,这让伊索有时甚至怀疑他们是否也是「疯子」。

 

伊索作为一名医师来到疯人院, 运气极差成为了催眠医师的搭档。他从同事们私下议论、交头接耳的谈论中了解到,这位催眠医师恐怕比病人们更加病态。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再不愿意也总得见搭档,由不得自己。

 

伊索阖眸一叹。

 

“初次见面,我是约瑟夫·德拉索恩斯,你的搭档。”办公室,那位医师向他伸出手。

 

伊索双眸一亮,不顾礼节直愣愣盯着人家看。同时,脑海想象中的那可怕医师形象轰然倒塌。

 

灰黑色柔软长卷发被蓝白发带软款款绾成一束、唇角那友好又微妙的弧度冲击着伊索怦怦直跳的心。蓝眸宛如繁星缀梦中的大海,能轻易地让他深陷于那片缠绕对视目光的柔情。

 

白衣飘飘,是伊索眼中病人们真正的天使。

 

伊索愣着没有反应的样子逗笑了约瑟夫,他轻轻牵起他的修长手指,温声道,“能称呼你为「罗夏」吗,——我亲爱的搭档?”

 

“当、当然可以!”伊索语调明显紧张地颤了边儿,绯红红晕覆上双颊,他微微低下脑袋,看着两人的手,试探性地小心翼翼牵紧。

 

约瑟夫一笑。

 

温柔的笑容...伊索开始相信世间那所谓「一见钟情」了。

 

可他未发现,白衣「天使」那沾染的细微血滴的衣角。

 

 

Part 2.

喜欢一个人是困难的。

 

或许并不该在这样的地方,喜欢上这样一个人。伊索经常思考这时常困扰他的问题——他仍对同事们传开的话心有余悸。

 

「病态」的约瑟夫先生?

 

这样矛盾的心理导致伊索在约瑟夫面前犹如惶恐不安的小猫,眼神飘来飘去,不知在担忧、或者说,在害怕什么。

 

而约瑟夫在见伊索时总是挂着意义不明却又自然的笑容,温柔目光无声牵引着他。

 

或许只是一场无意的语言事故,还是一个似乎并无结果的恋情本分中内定的故事。

 

如果没有发生,这样忐忑不安的单恋还能继续吗?

 

“约瑟夫先生。”普通的下午,闲暇之余,伊索从背后抱住了约瑟夫。

 

约瑟夫一怔——他显然没有想到伊索这不符性格的举动。

 

熟悉又好闻的气息从约瑟夫身上扑面而来,伊索侧首轻轻嗅着,脸颊绯红在一寸一寸加深。因为紧张与期待,他的身子抖得有些厉害,但在不断鼓励自己之下,还是缓缓开了口。

 

“我..喜欢你,先生。”声音很小。

 

约瑟夫转过身,搂住伊索纤细的腰。

 

伊索看到了熟悉温暖的笑容,心跳动得比以往还要快。

 

“我也喜欢你呢,罗夏。”

 

催眠医师缓缓俯首,伊索羽睫轻颤,轻轻踮起脚尖,昂起脑袋,唇口微张试图迎接着约瑟夫的动作。约瑟夫湛蓝的眸子却一闪,停住动作。“看着我的眼睛。”伊索抬眸对上,蓝眸的柔和尽数落入伊索眼中,好似春日暖融融的暖阳。他欢喜接受着恋人的目光,只想在这份感情里陷得更深、更深一些。

 

「罗夏,从现在起,你是我的恋人——约瑟夫的恋人。」

 

伊索沦陷于柔情所期待的话。

 

“罗夏,从现在起,你是我的病人——约瑟夫的病人。”

 

冰冷刺骨的话如寒风凌冽刮响于耳畔,催眠技术高超的约瑟夫让伊索仅愣一秒便再也察觉不出这话中的不对劲了。

 

恋人,病人。

 

约瑟夫的病人——就好像是他的恋人这般理所当然啊。

 

是的,我是您的病人,先生。

 

 

Part 3.

“过来,罗夏。”

 

双眼无神的伊索听了人话,走到约瑟夫面前。约瑟夫伸手把伊索往怀中轻轻一搂,抱住。

 

“告诉我,你是医生还是病人?”

 

“是..您的病人。”伊索将前额轻轻靠在约瑟夫肩上。

 

“乖孩子,跟我来。”催眠医师满意地作奖励似的在伊索额上落下一吻,鹅毛般的吻让他恍恍惚惚的意识清醒了那么几分。

 

催眠医师带他走到一个光线略微昏暗的陌生手术室,四周全是收藏品一类的东西,手术台在正中央寂声无语。

 

手术台旁半立着靠墙的木棺,淡淡木质香味散在潮湿的空气里,滑面棺身上的木纹好看至极,而棺材底层铺满了初放的黄玫瑰。

 

“先生,木棺为什么是空的?”伊索琢磨了半天才冒出这么一句话,也许是轻微强迫症发作,觉得木棺里总得有些什么较好。

 

“ohh——木棺吗,它是新做的。”

 

“我将用它来珍藏我最宝贵的收藏品。”

 

伊索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抬头看向约瑟夫。

 

“到时候,我能有幸与先生一同观赏吗?”

 

催眠医师忍不住轻笑出声,抬手微微遮掩着唇角张狂弧度。

 

“我想,会有的。”

 

 

Part 4.

终于迎来这一天。

 

催眠失效的日子。

 

红酒杯破碎,玻璃碎声交四壁回荡。

 

伊索带着清醒的意识瘫软倒下,一脸惊恐望着面前的约瑟夫。

 

这酒、怎么会。

 

约瑟夫温柔地将他打横抱起,亲昵蹭了蹭脸颊侧,往疯人院一条陌生而又熟悉的偏道缓缓走去。

 

平缓脚步,三分冷静七分激动。

 

伊索动不了,也说不出话。他不明白,约瑟夫为什么要催眠他——亦不明白,将要带他到何处。

 

自打遇见约瑟夫后,伊索开始渴求一段细水长流的恋情。但在疯人院中,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医生与病人都是「疯子」,与「疯子」恋爱,后果可想而知,不会好到哪去。

 

而现在,约瑟夫的举动不断证实着他所担忧的。

 

约瑟夫将伊索抱至那间手术室,轻轻将他平放于手术台上。

 

伊索眼中那温柔催眠医师,拿起了手术刀。

 

“亲爱的罗夏,我喜欢你。”

 

“我说了,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你高兴起来却从没笑过。”

 

“我原以为把你催眠成我的病人,每天对你进行所谓「治疗」,知道会渐渐康复的你也许能露出由衷的笑容。”

 

“是我太天真了呢,罗夏。还是该说你太笨了?”

 

“这副模样真的很讨厌,我厌倦了。”

 

“告诉我,亲爱的——你为什么总是不笑呢?”

 

冰冷的手术刀泛着银白无情的光,横贴伊索唇角,切下,缓缓将嘴角拉开一条深深血口,直至耳根。操纵手术刀的催眠医师为了美观,切下另一边,使之对称。血淋淋的伤口十分惹眼,在约瑟夫看来,却很美很美。

 

疼。

 

很疼。

 

“催眠成功以后,每次抱我漫不经心似的。我认为我需要给你一些惩罚,罗夏。”

 

手术刀切下了伊索白皙修长的十指,骨骼断裂以及剧烈的疼痛感让伊索绝望地闭上双眼。他动不了,说不了,阻止不了这可怕的恶魔。

 

伤口处的鲜红血液在欢悦地流淌。

 

催眠医师,约瑟夫,再也不是什么天使。温柔表面下一颗病态的心已完完全全显露给伊索,让他害怕,让他窒息。

 

他不带半点同情心地剖开伊索的腹部,转动手术刀扩大伤口面积,而后将内脏一一取出。狰狞的切口处鲜血汩汩如泉,惨白的肋骨使他亢奋。他将伊索的身体填满黄玫瑰,无数的、耀眼的黄玫瑰。沾血后更加鲜艳的花儿让他欣喜,让他痴迷。

 

“黄玫瑰花语为已逝的爱。真是美极了,我的罗夏。”

 

“我想,你也会喜欢的吧?”

 

用恋人死亡换来的美感。

 

棒极了。

 

血淋淋的手术刀,在伊索的前颈留下属于约瑟夫的血淋淋印记。

 

「Joseph.」

 

尸体被装入木棺后,沾满血液与无一丝杂色的纯洁黄玫瑰达到了约瑟夫要的感觉。凶恶残忍的罪魁祸首正抱臂靠墙欣赏着手术室最棒的物品。

 

脸上的笑容依旧未改变,但多了几分愉悦。

 

“终于完成了,亲爱的罗夏。”

 

“新的——收藏品。”

 

 

THE END

————————

part4是我的梦境真实体验,当时变成罗夏就这么被催眠弄死了鹅鹅鹅,原梦境是我动不了说不了话,但,也死不了。一个字:疼。

但这个梦做的好我又有理由混更(划掉)好好更新了

CARCARCARCAR——
咱是第一次搞事!第一次畫!別別別別別屏我你看p1我笑的多開心鵝鵝..
十分鐘不用的超敷衍草稿,老約背面那頭髮...我....我遲早要把他頭髮剃光這麼難畫的(劃掉)我遲早會練好。——記得倒過來看
噓——咱要和諧和諧和諧和諧和諧和諧和諧和諧和諧和諧
是指繪喔

1 / 4

© 縭生是個鴿子精 | Powered by LOFTER